博客网 >

《最是梦萦家国》出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最是梦萦家国》节选:霍英东之死

        …………

他(霍英东)的淋巴腺癌在手术21年之后,2003年底,不幸复发了。他被送到北京三○一医院接受治疗。年逾80的霍英东,对生死已看得很开,态度十分乐观,只要体力尚可,即坚持游泳和打网球,积极配合中西医治疗。但毕竟衰暮之年,自身已没有什么抵抗力了,到2004年中,发现患上了肺癌。6月,北京派出专机,再次把霍英东从香港接到北京,入住协和医院的高干病房,接受治疗。十几名资深专家的医疗组,每天为他举行会诊,有时还邀请北京其它医院的专家参加。

霍英东的病情时好时坏,200539日下午,霍英东扶病出席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第三次全体大会,并主持大会。他略显浮肿的脸庞,带着明显的病容,显得形神俱瘁。在第一天的会议上,人们还看见他坐在主席台上,认真聆听别人发言,但在大会闭幕式上,他的身影已经消失了。

这是很不寻常的现象。霍英东一向谨身慎行,律己甚严,该他出席的场合,他一定会到,哪怕是对待一次普通的记者采访,只要答应了,就决不会随便缺席。他把这看成关乎一个人的品德操行,从不马虎应付。他没有出现在全国政协会议闭幕式上,唯一的原因是,他的体力已无法支撑得下去了。

2005年的霍英东,八旬高龄,两癌并发,年力就衰,食少事繁,这只从香港启航的大风帆船,还能支撑多久呢?

无论未来的日子还有多少,生死已不足虑。霍英东对上天这么多年的眷顾,充满感恩,让他可以度过如此丰富多彩的一生。现在,他唯一所想,只是如何利用这有限的时光,对社会作出更多的回报。

这年夏天,霍英东宣布再捐赠八亿港元给香港科技大学(2003年他已捐赠了3000万港元给科大)。这是科大创校14年以来,最大一笔的私人捐款,其中五亿元用以兴建“香港科大南沙研究院”,预计于20089月落成,成为科大的第二校园,预计长远可招收1000名研究生,以培养中港科技人才。另外三亿元,将会用作科大未来15年的发展宏图,包括推动纳米技术等范畴,以跻身全球领导地位。

20051120中国民政部、中华慈善总会共同举办的“中华慈善大会”在北京召开,霍英东、李嘉诚、邵逸夫、曾宪梓、马万祺、何鸿燊、成龙等100多位个人和组织,获得首届“中华慈善奖”。民政部设立这个奖,旨在褒扬在赈灾、扶老、助残、救孤、济困、助学,以及支持文化艺术、环境保护等慈善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个人、机构和项目。在过去几十年,霍英东用作慈善的捐款,已超过150亿元。

这个奖,对病榻上的霍英东而言,固然是一份温暖的精神安慰,但现在他更需要的,并不是对他以往的贡献做一个总结,而是可以有更多时间,去完成他的未了心愿。而南沙的建设,就是一个令他始终梦牵魂绕的最大心愿。

他似乎已经预感自己时日无多,20064月,在律师事务所亲自签署檔,声明基金会资金40亿,全属“个人自有”,未来10年内,只能继续用于南沙新城的发展和建设,并分别致函广东省张德江书记及黄华华省长,表示要落实既定目标及承诺。

霍英东的最后一次公开露面,是在2006510,他现身于香港中银大厦58楼,出席霍英东基金会的铭源发展有限公司董事会。据当时在场的人说,霍英东精神甚佳,笑容可掬。他再次谈及南沙的建设前景,不厌其烦地告诫大家:“南沙地处珠江三角洲中心,是河海交汇处,地理条件十分优越,是个好地方。过去十多年,大家付出了许多汗水,现在南沙滨海新城的初步规模已显现出来。南沙已由建设期进入经营期,加强企业经营管理很有必要。”闻者无不动容。

谁也看不出,这是一位生命之火已行将熄灭的老人。

在这次露面之后不久,霍英东的病情,便迅速恶化。由于手术后发生感染,他被紧急送往北京协和医院。病情十分反复,神志时而清醒,时而模糊。原来一度被认为不错的康复预后,变得愈来愈不乐观了。国家领导人也频频到医院探访问疾。霍英东有时还能强支病体,对客人表示谢意,有时则连熟人也认不出来了。

北京的炎夏,热浪灼人。漫长的白天来了又去,夜幕一次次降临。霍英东迷迷糊糊地睡着,又迷迷糊糊地醒来,看着医生们在床前忙碌的身影,紧张地给他做各种检查、输氧、输液、量血压,床头氧气机“咕嘟咕嘟”的水声,整晚整晚地响着;护士无声地进进出出。他始终都是神态安详,仿佛笼罩在一种奇特的宁静如晴空般的感觉之中。

霍英东内心很明白,剩下的日子,已屈指可数。他觉得心境格外平静澄明,他并不惧怕最后时刻的到来,但却很想念香港。这种思念之情,无论白天黑夜,无论梦里梦外,一分一秒地增强着。

7月的时候,霍英东的病情似乎有所好转,他给香港的朋友打电话,一再表示想早日回到香港。当董建华到协和医院探望他时,发现他很高兴,也很健谈,还说希望两星期后能够出院回港。虽然比较清瘦,但精神尚好,所以董建华认为他的愿望可以达成,并预期他们下一次的见面,将在香港。

可是,他们已见过最后一面了,董建华不会再见到他活着回香港了。

霍英东经常询问南沙的情况,精神好的时候还能看看报纸,他常说自己一定要撑到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那一天。但更多时候,他只是安静地躺在床上,双眼微闭,一声不响,好像沉浸在遥远而凝重的思绪之中,也好像一个长途跋涉后的旅人,仅仅想睡个好觉而已。偶尔,他会突然睁开眼睛,对霍震霆说,很感谢国家对他的关心和爱护,感谢医务人员在他病重期间无微不至的照顾。他嘱咐霍震霆要好好感谢他们。

窗外的黄叶,一片片脱落,又一个金色的秋天来了。

1014,香港《大公报》以醒目的标题报导:“霍英东病情康复无大碍”。霍震寰在广州对记者们表示,父亲病情已有好转,身体现已慢慢康复之中。但因父亲年纪大,治疗急不得,需要慢慢调养身体,现时情况不错。

社会各界人士看了报导,都感觉欣慰。可惜,这不是真实的情况。

8月以后,霍英东病情急转直下,昏睡的时间愈来愈长,清醒的时间愈来愈短。生命已进入了倒计时。

据说,当一个人进入弥留状态时,一生的经历,就会在他眼前一一重现,一些死去已久的亲人,也会纷纷出现。在霍英东的幻觉中,一定有一幅画面是属于当年石水渠街那一幢幢破陋的唐楼的,每逢北帝诞,坊众演剧志庆,街内熙熙攘攘的盛况;仿佛还能听到肺痨病人通宵的咳嗽声;在昏暗的光线下,母亲踩着衣车的身影;轮船锅炉的烈火烤灼着肌肤;有如杂货店里人来人往的热闹情景;四方街排队买楼花的人龙……一切历历在目,如在昨天。然而,流光一瞬,人间千年。所有的记忆,都不会在现实中重演,逝去的将永远逝去,当年那个在街角追逐皮球的街童,如今人生的旅途,已经终点在望。

霍英东最后的日子,除了医务人员和少数在身边照顾他的人士之外,外界所知甚少。民间有一个传说,当霍英东弥留之际,中央领导人来探望他,问他有什么事情要交代。霍英东沉默不语,再问,他只说了一句:“反腐问题要解决。”就再也不说话了。

此事难以考证,姑存一说,但据接近霍英东的人士说,可信度很高。因为霍英东自参与国内的改革开放事业以来,由于某些基层官员的腐败,使他遭遇重重障碍,历尽无数曲折,他对“反腐”问题,有极深的切身体会。他曾经以“无奈”、“苦况”、“不堪为外人道”来形容,甚至当面质问那些贪官污吏:“你们是不是想赶走我?”用词甚为沉痛。试想,对一辈子信奉“和气生财”,能容天下难容之事的霍英东来说,要受到怎样的待遇,才会发出这样的不平之声?

20061028,星期六。北京多云转晴,温度19~6摄氏度。霜降已经过了,离重阳节还有两天。一切和平常并无异样,天空飘着浮尘,城市的街道拥挤着汽车,电台在广播交通消息,电视在教观众一种新的健美操。一切迹象都告诉人们,这是平淡无奇的一天。北京贵宾楼饭店咖啡厅里,只有寥寥几位顾客,十分安静。女侍应不声不响地收拾着桌子。有几个客人结账离开,人更少了。

这时,一声猛烈的巨响,打破了酒店的寂静。咖啡厅一扇高约五米、宽约一米的落地玻璃,无缘无故地爆裂了。刹那间,晶莹闪烁的玻璃碎片,像一朵怒放的鲜花,片片花瓣,四散飞溅,缓缓飘落。内外两个隔绝的空间,突然被打通了,外面的空气像决堤洪水一样涌了进来。周围所有的人都呆住了,神色遽变,耳膜嗡嗡作响,像遭到雷殛一样,竟没有人惊叫,也没有人奔逃,大家都凝然不动,静静注视着这一充满恶兆的场面。

此时此刻,在协和医院的深切治疗室里,霍英东床头的红灯亮起来了。

医生、护士们蜂拥而至,各种抢救的仪器都开动起来了。霍英东看上去很辛苦,不停地大口大口喘息,喉咙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,并不停地痉挛。他仿佛正在一个别人不能到达的地方,做着某些激烈的、艰辛的事情,也许正在奋力清除某些障碍。他一定干得很吃力,没有人帮他。

时钟的指标一圈一圈地走着。最后的倒数,已经开始了……

昏黄的夕阳,终于在城市的尘埃中渐渐下沉。

霍氏长子霍震霆、二子霍震寰,在接到医院通知后,匆匆飞往北京。

室内的光线暗淡下来了。霍英东似乎也安静了一点,喘息没有那么厉害了,喉咙的呼噜声也小了。但医生们知道,他真的要走了。在这个世界上,已经没有谁能再为霍英东做点什么事情了。大家默默地祝愿他走得舒服和平静。1930分,霍英东忽然睁开眼睛,看了看围在床前的医生与家人,目光那么慈祥,那么温柔,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微笑,然后闭上眼睛,停止了喘息,氧气也停止了,输液也停止了。一切都停止了。

<< 1967年的广州街头 / 雕刻美色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ysm200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