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网 >

东莞是一个不死的传奇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
 

前几年到东莞,一下子被它那个33万平方米的行政文化中心广场镇住了。当地人神秘地告诉我,广场的实际面积,其实不止这数,只是为了避“僭越”之嫌,才故意说小一点。围绕着这个大广场,分布着规制宏大,建构俨然的人民会馆、展示中心、大剧院、博物馆、图书馆、艺术馆,让人无法相信不久前这还是一个以莞草和水果闻名的农业县。我相信东莞人是要透过这样一个超大尺度的标志性空间,表达他们对自己城市未来定位的心理期许。

另一个足以反映东莞人梦想的,是他们居然兴建了七十多家星级酒店,其中五星级多达七家。在大城市里,酒店扎堆我们见得多了,但没过这样往地级市扎的。登上豪华酒店,纵目四顾,常可以看见四周被荒芜的田地、破陋的建筑和乡镇企业所包围,大有鹤立鸡群之感。这种怪异的景观,恐怕在别的城市里,也是难得一见的。这么多星级酒店,固然是为了“筑巢引凤”,吸引投资者,同时也为了营造现代大都市的象征意义。

东莞早在1984年就提出了“向农村工业化进军”的口号,也就是向城市化进军。他们打的是三张牌:城市牌、外资牌、民营牌,目标只有一个:建成现代制造业名城。东莞人自豪地宣称:“东莞一塞车,全球70%电脑产品缺货”、“无论你在哪下单,都有东莞制造”、“全球十双鞋,东莞产其一”、“中国服装五分之一产自东莞”、“东莞是世界最大的玩具出口基地”……我在钦佩之余,也奇怪东莞究竟有多大的天地,可以容纳这么庞大的、五花八门的产业群。

大量低起点的“三来一补”企业,与星罗棋布的顶级豪华酒店,共存共荣;作为“村民”的东莞人与作为“市民”的东莞人,无论是身份意识,还是生活方式,都处在自我追寻、重新定位的阶段,新旧兼容、表里冲突,不同文化间的反差强烈,却又互相依存。这就是我在近距离观察东莞得出的印象。

然而,当靠廉价土地和劳动力赚取的利润,愈摊愈薄时,就算你甘于永远做“世界工厂”,也不过是一厢情愿,因为产业必然会向更低成本的地区转移,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。近一年来大批外资撤离东莞,激起了坊间一片“喊平安惊”的声音,嘈嘈切切,言人人殊,乐观的,预言东莞将出现新一轮的产业升级;悲观的,批评这是竞争力下降的征兆。我甚至听见有人忧心忡忡地问:企业都走了,那么多酒店怎么办?

不过我倒觉得,天塌不下来。历史上的东莞,曾经是全国最大的莞香产地,也是岭南主要的产糖区、产盐区;改革开放以前,最令东莞人骄傲的,是他们教会了全中国人民种番薯。这些“威水史”,说起来都是响当当的,如今安在哉?所以产业该兴则兴,当亡则亡,升级转型,除旧布新,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。

当初东莞人洗脚上田,也经历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转型,东莞人焦虑不安了吗?没有。天塌了吗?也没有。历史上任何一次转型,都没有让东莞人惊慌失措,无论风浪多大,都可以安然渡过。所谓“淡淡定定有钱剩”,只要稳住阵脚,烹好这条小鲜,要更上层楼,这是机会了。经过这三十年的锤炼,东莞人的智慧与能力,与1980年代相比,已有了天壤之别,还有什么理由担心他们应付不了未来的变化呢?

 

<< 广告:一座名城的心灵史(吕雷) / 为死难同胞默哀 >>

专题推荐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不平凡的水果世界

平凡的水果世界,平凡中的不平凡。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,看水果还是水果 ,看水果已不是水果。这境界,谁人可比?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,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。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

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,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。所以,过年的时候“禁忌”特别多。当然,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,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。

评论
0/200
表情 验证码:

ysm200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