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请移步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http://blog.tianya.cn/blogger/view_blog.asp?BlogName=ysm2001[1]
一本薄薄的小册子,介绍越秀区商业街巷的历史掌故。
《最是梦萦家国》出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《最是梦萦家国》节选:霍英东之死 …………他(霍英东)的淋巴腺癌在手术21年之后,2003年底,不幸复发了。他被送到北京三○一医院接受治疗。年逾80的霍英东,对生死已看得很开,态度十分乐观,只要体力尚可,即坚持游泳和打网球,积极配合中西医治疗。但毕竟衰暮之年,自身已没有什么抵抗力了,到2004年中,发现患上了肺癌。6月,北京派出专机,再次把霍英东从香港接到北京,入住协和医院的高干病房,接受治疗。十几名资深专家的医疗组,每天为他举行会诊,有时还邀请北京其它医院的专家参加。霍英东的病情时好时坏,2005年3月9日下午,霍英东扶病出席全国政协十届三次会议第三次全体大会,并主持大会。他略显浮肿的脸庞,带着明显的病容,显得形神俱瘁。在第一天的会议上,人们还看见他
雕刻美色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一本关于广东玉雕工艺历史的书目录:岭南玉雕源远流长雕刻文化,缔造文明[1]南越王墓中的稀世奇珍[2]广州玉器墟的前尘往事[3]南方有美玉[4]岁月如歌记繁华一个永不磨灭的传奇[5]风生水起玉器街在南海之滨打造亚洲玉都[6]大师们的身影人杰地灵,名师辈出[7]“金鱼状元”欧钊[8]玉球开山祖吴公炎[9]江山如画多才士章永桐、蓝君基瑜瑾相辉让玉雕返回民间的先行者高兆华[10]遍地英雄下夕烟[11]玉石的生命之旅剖开顽石方知玉[12]玉不琢,不成器[13]化不开的中国情结[14]悠悠玉道,千年传承 [15]
可叹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中国五千年历史,尽管也有不少贪官,不少腐败,但从未试过像现在这样,连买一根葱也担心被糊弄,买一只鸡蛋也怀疑会不会是人造的假蛋,买瓶白开水的饮料也担心有没有被人做了手脚。这还有什么是可信的?可叹可叹!
广告:一座名城的心灵史(吕雷)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捧读《万花之城———广州的2000年与30年》,非常惊喜,这是大手笔!真正的才气之作,博学之作,激情之作!   这是一部大广州的心灵史,成长史。它带领我们去见证广州。美哉广州!壮哉广州!   以我粗浅之见,城市可能不是文学最早诞生的土壤,但可以肯定,城市是职业文人的生存家园和精神家园,城市是养育文人的脐带,而一个城市如果没有文人,简直不能称之为城市。书中有一句发问简直是振聋发聩———“广州是缺商场还是缺万木草堂?”它道出了我们城市在发展进程中的彷徨、艰辛和蹒跚。文学的发育成长肯定是与城市同步进行的,文学的发展离不开城市,宋元话本、明清小说的繁荣与当时的市民经济繁荣有极大关系,所以,城市也同样不能没有文学。   大梦谁先觉?其实写作中往往是游离在“觉”与“混沌”之间。城市
东莞是一个不死的传奇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前几年到东莞,一下子被它那个33万平方米的行政文化中心广场镇住了。当地人神秘地告诉我,广场的实际面积,其实不止这数,只是为了避“僭越”之嫌,才故意说小一点。围绕着这个大广场,分布着规制宏大,建构俨然的人民会馆、展示中心、大剧院、博物馆、图书馆、艺术馆,让人无法相信不久前这还是一个以莞草和水果闻名的农业县。我相信东莞人是要透过这样一个超大尺度的标志性空间,表达他们对自己城市未来定位的心理期许。另一个足以反映东莞人梦想的,是他们居然兴建了七十多家星级酒店,其中五星级多达七家。在大城市里,酒店扎堆我们见得多了,但没过这样往地级市扎的。登上豪华酒店,纵目四顾,常可以看见四周被荒芜的田地、破陋的建筑和乡镇企业所包围,大有鹤立鸡群之感。这种怪异的景观,恐怕在别的城市里,也
《丑陋的中国人》大陆出版内幕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柏杨魂归道山,葬礼将于5月14日低调举行。这位上世纪80年代在大陆几乎妇孺皆知的作家,因其去世而再一次引起公众的关注。而大陆人最熟悉的柏杨的著作,无疑是《丑陋的中国人》。书中的“酱缸文化”、“窝里斗”等概念已经成为日常的文化概念,但人们可能已经忘记,1986年12月,国内第一本《丑陋的中国人》出自广州花城出版社。  现任广东省政协常委的陈俊年,当年是力主出版此书的花城出版社副总编辑。撰写《其实你不懂广东人》的知名作家叶曙明,当年正是此书的责任编辑。记者近日采访他们二人,揭开了《丑陋的中国人》尘封的出版内幕。他们回忆起在铁皮屋里编辑这本书的情景,讲述初版210万册的奇迹,还有被批评、做检讨的历史。   “这本书我们应该赶紧出”  《丑陋的中国人》现在有很多个版本,但是在上世纪80
关于《万花之城》的访谈
作者:分类:默认分类标签:
1. 您在2005年曾经推出过介绍广东文化的《其实你不懂广东人》这本书,在全国都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在时隔3年之后,再次推出了这样一本介绍广州建筑历史文化的书,是否有什么特别的意义?在座谈会上,有关这本书的定位好像存在争议,有人认为是“大散文”、有人认为是“史志性的报告文学”,还有人认为是“类书”,您自己对这本书的定位是怎样的? 两本书之间可以说没有什么关系,但也可以说有某些联系。前者是谈广东文化的来龙去脉,后者是从环境的变迁切入,从公共空间的变化,反映一座城市的前世今生。这也是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。研究公共空间的书虽然出版了不少,但只侧重物质空间的居多,比方说城市的建筑、布局、功能等等,而忽视了生活其中的人的内心空间。建筑师、城市规划师与文史专家仿佛是生活在两个不同

ysm2001

  • 文章总数0
  • 画报总数0
  • 画报点击数0
  • 文章点击数0
个人排行
        最近来访( 0 )
        博文分类
        日期归档